三尺微命,一介书生。

© 恶女达摩
Powered by LOFTER

少年生

我回头看一看,已经七年了。

他是我人生中第一个真正意义上迷恋的对象。那年我刚上初一,暑假里补课的时候我顶着很大很大的太阳,冲回家。

大部分时间我在快落下去的太阳里,翻他所有的视频。

那个时候没有那么多方式,我的追星停留在,不停地不停地看他所有唱歌的视频。

所以我甚至没留下什么幼稚的纪念,比如把照片头像背景图都换成和他有关的,或者发一些令现在的我失笑的微博,更不用说买专辑还是周边。我还没有这样的概念过。

我什么都没留下,好像我青春里没出现过这个人一样。我就是,一遍遍听他唱的歌,他的几乎每一首歌,我听到前奏就可以分辨。

甚至我现在唱歌,发声吐字都会有他的影子。

他在我耳朵和喉咙,还有...

万象:

【World War II】

☄the RAF boys “Per ardua ad astra ”

Praise Those Young & Beautiful Souls.

(禁止一切二次传播) ​​​

“Per ardua ad astra ”这句拉丁文同时是RAF英国皇家空军、RAAF澳大利亚皇家空军、RCAF加拿大皇家空军、RNZAF新西兰皇家空军、SAAF南非空军的格言。英文是“Through adversity to the stars"或“Through struggle to the stars" 意思是“逆境中的明星”、“冲出万难直抵星空...

近日

前两天收到一份谢罪,去运动场的时候我想会不会又出差错了,我还是得不到他的任何东西。

八点将近半钟我收到一杯半冷的香草冷萃,他又坐在我斜后面。

然后这天我很丧,除了他的部分都很丧。那杯咖啡除了他的部分也很不好,太苦又太多了。

我在下午两点钟,第一次强撑着把超大杯的星巴克喝完。

但直到咖啡喝完,我无法确定任何事情。

连我自己的喜欢也都是间歇性的,像光子一样一份一份。

然后等他今天小心翼翼地,就像原来的我一样微笑着和我打招呼,那一瞬间我快流泪了。

你也有这一天。不停的试探,处心积虑的借口,慌张的眼神。

我所经历的所有的所有,加还给你了。

这几日我过得很不好,我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

SatūRN:


《Dunkirk》Fan art - Your victory (C0)

來更新了。
畫了好幾天,才慢慢吞吞的把序章畫完,久等,Collins也算勉強露臉。

真心喜歡RAF那樣不屈不撓的精神。



序章裡的內文是邱吉爾在19450508當天於倫敦的演講,有興趣的話能去找找,除了文字也有音檔。

宝儿哥闲游窑子:


“大家注意啦


我想就今晚我们为什么在这说几句


为了欢迎哈利·奥斯本回归地平线高中


(掌声)


大家都知道,哈利没能一直与我们待在一起


在那段时间里,我们都感受到了某种……


某种原本没有的东西,一种空虚。


所以哈利的回归才有如此重大的意义


他的心胸更宽广了


他的梦想更宏远了……


他也变得更加慷慨了


换句话说,也就是他太自信了


(台下哄笑)


但我会全单照收


因为那个空缺已经被填满了


我很高...

长青

Some things you've loved them become yours. If you try to let them go ,they'll circle back and return to you. They become part of you,or they destroyed you. 


今年我失去了你,Fu jisan ,还有Macondo.

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你们三个的,分不出上下来。我也失去过别人,但我都追回来了。你们三个是例外。我大概永远、永远不会见到你们了。

我们离得那么近。我每天看到你们,于是每天失去你们一次。

我很后悔当初遇见你...

我就是这里看着他小屁股吞进了一把枪……

年年年年:

二刷《星际特工》发现………





那句很污的台词不是“请把你的枪放进我的枪套里”,


是“请把你的枪插进我的枪套里”……



……为什么更污了


(疯狂飙车



陳栩臻-:

香港网红美食测评✨

二刷小缬草的时候发现,日日给他跳完辣舞之后,哀怨地问他是更喜欢兰波还是魏尔伦,sweetie竟然一本正经地说“很难选择”。

你忘了Lu-Lu爱兰波爱到参军都瞎编他名字吗……

1/44